Skip to main content

Blogs

「官、商、民」同心抗疫 市建局下月推「健康碼」第二版 (Chinese Version only)

政府推出的感染風險通知流動應用程式「安心出行」(LeaveHomeSafe)在上周一供市民下載。作為社會的一份子,市建局支持政府善用科技,加強疫情防控工作,並同日在轄下的辦事處、公眾設施及持有物業共43個處所,張貼「安心出行」場所二維碼,幫助市民記錄出行的地點和時間、接收風險通知及健康建議,減低病毒在社區擴散的風險。

為了協助「安心出行」程式落實應用,政府部門早於11月初為市建局講解這個程式的執行細節、場所的登記程序及張貼二維碼的安排等,以便及早部署。我們的物業管理團隊與政府部門商討後,整理市建局轄下各個提供公眾服務的場所的清單及地址、類別和聯絡人等資料,向政府遞交申請。因此,在程式推出前夕,每個場所已獲發一個專屬的場所二維碼,使我們在程式推出的第一天,已可在各場地的出入口讓市民「掃碼」,記錄他們進出場地的地點和時間。

這項抗疫措施要達致有效的防疫效果,需要不同業界的商戶積極參與,才能夠在類型廣泛的公、私營場所提供二維碼予市民記錄行程資訊;市民更要積極下載和使用程式,養成記錄出行的習慣,這樣通過「官、商、民」三方合作,才能有效協助檢疫部門追蹤感染者和密切接觸者的行蹤。

昨日,我便和創新及科技局局長,一同前往市建局與合作發展商合營的商場荃新天地,實地了解場所二維碼的應用。我樂見商場的發展商更加強宣傳,在室內和戶外的顯示屏幕以及當眼位置,展示「安心出行」的宣傳資訊;部分市民亦即場下載有關程式和「掃碼」。

URA photo市建局行政總監韋志成前往荃新天地,了解市建局轄下商場落實應用「安心出行」流動應用程式的情況。韋志成進入商場前先用該程式掃描商場的場地二維碼,記錄行程。

URA photo創新及科技局局長薛永恒(左二)與韋志成(左一)及信和集團副主席黃永光(右一),在荃新天地商場一間茶餐廳「掃碼」,並聽取店長講述應用「安心出行」流動應用程式的好處。

至目前為止,市建局轄下43個場地,包括7個各區辦事處、10個休憩空間、社區及教育設施、19個持有物業(包括煥然懿居和各活化項目)以及與發展商合營的7個商場項目,已貼出「安心出行」的場所二維碼。為了促進更多商戶參與計劃,我們會繼續與合營商場的合作夥伴,邀請更多包括大型食肆、戲院和零售店舖等的商戶,一同參與「安心出行」計劃。

市建局「健康碼」第二版下月實試
我在過去的網誌提及,在疫情反反覆覆、本地不明源頭個案仍未「清零」的情況下,應善用創新科技和大數據分享,制定更具成效的防疫、抗疫措施。除了配合政府的抗疫工作,市建局團隊還在日常業務中實踐「智慧抗疫」的範疇上作新嘗試,例如在上月啟動旺角山東街/地士道街重建項目並為開展項目進行凍結人口調查,我們便自行研發一個感染風險提示程式,透過定位系統,結合衛生防護中心公布的確診個案大廈名單,提示同事避免進入有病毒傳播風險的建築物。這個名為市建局版「健康碼」的程式,已在該次凍結人口調查中實試成功。

然而,「健康碼」的第一版本是針對凍結人口調查工作而設,主要用作顯示進行調查的同事的陰性檢測結果,以及在過去7天沒有進入有病毒傳播風險的建築物的標示,功能較為簡單。相對於內地及海外城市供社會廣泛應用、具備較全面定位追蹤及風險提示功能的「健康碼」系統,我們自行研發的市建局「健康碼」只可算是「半成熟」的程式,例如它不能追蹤同事在室內場所的行程,亦不能檢視自己過去的行程紀錄;健康申報功能亦只得陰性檢測結果一項標示,而沒有確診或密切接觸者這兩個類別,難以全面反映用戶的感染風險和狀況。

我認為,應將「健康碼」的功能進一步提升和擴大,以應用在日常生活及業務運作中,長遠使用。為此,研發團隊正加緊為程式開發第二版本。新版本程式會在行程記錄、風險評估和健康申報三個層面,加入新的功能,加強同事的防疫抗疫能力。這個新版本程式已進入最後測試階段,預計在下個月便可以給予所有同事,按其意願自行下載和使用。

在行程紀錄方面,程式除了有感染風險提示功能,還增設行程紀錄搜索,將職員在過去14天的行程紀錄,轉化成互動地圖,協助同事檢視曾到訪的大廈名單;程式還會列出接收過的風險提示紀錄,而同事亦可為每宗提示紀錄加入備忘,填報該次行程的目的、到訪的單位和曾接觸人士等詳細資料,以備在需要時即時翻看有關紀錄;一旦同事成為確診者或密切接觸者,經同事同意下,亦可下載行程紀錄交予衛生防護中心,協助追蹤有可能受感染人士,及早進行檢測,防止病毒傳播。

URA photo「健康碼」的第二版本增設行程紀錄搜索,將職員在過去14天的行程紀錄,轉化成互動地圖,方便查閱。

而為填補目前市建局「健康碼」版本未能記錄室內行程的不足,我鼓勵同事同時下載政府的「安心出行」程式,以發揮相輔相成之效,更全面的減低病毒在社區擴散的風險;而同時,我亦希望市建局團隊能探討將市建局「健康碼」主動連結「安心出行」的可行性,讓兩者的能功合二為一,例如為市建局「健康碼」增加掃描「安心出行」場所二維碼的功能,提升同事在應用「健康碼」的便捷程度,只需利用一個程式便能記錄戶外及室內的行程。

分設「綠、黃、紅」三色碼  強風險評估
今年年初疫情在全球多個國家爆發時,我留意到內地、星加坡、澳洲等地方透過應用「健康碼」系統,協助檢疫部門識別和追蹤確診人士及其緊密接觸者,取得顯著的成果。故此,我特別提醒同事,在研發自家版本的「健康碼」時,應借鑑內地和海外地方的經驗,作為推出新版本程式時的參考。

以內地「健康碼」程式為例,它採用「主動式」的追蹤方案,當市民進出公共交通車站或公路收費站等交通樞紐,或政府辦公室、商場和食肆等室內場所,都必須「掃碼」記錄行程。程式會將有關行程資訊上傳至經加密的中央數據庫作防疫用途。當某個場所出現確診病例,內地的疾控人員能夠快速檢查該確診人士發病前後的行程紀錄,主動追蹤與確診者在同一時段和地點到訪的密切接觸者,將他們原來「綠碼」的風險等級,調升至「黃碼」或「紅碼」,並安排有需要的市民接受隔離。

我們團隊在研發市建局「健康碼」的第二版本時,亦會研究加入「綠、黃、紅」三色「健康碼」的類別。當職員使用程式作健康申報時,若持有陰性檢測結果,及沒有進入有病毒傳播風險的建築物的紀錄,程式便會顯示「綠碼」;若程式偵測到同事的行程,涉及逗留在具病毒傳播風險的建築物,便會自動轉作「黃碼」。一旦同事成為確診者,他們可透過程式進行健康申報,將風險等級升至最高級別的「紅碼」。

由於市建局的「健康碼」程式是按同事的意願和需要自由選擇使用,程式內的行程紀錄和「健康碼」風險評估等私隱資料,亦只會儲存在有關職員的個人手機內。

URA photo市建局「健康碼」的第二版本,將加入「綠、黃、紅」三種「健康碼」的類別,以顯示不同程度的感染風險和狀況。

促進建立防疫數據平台 讓「健康碼」發揮更大功效
內地、星加坡和歐洲多個國家已廣泛應用新科技和大數據追蹤技術,協助阻止病毒蔓延,我留意到英國政府的科學顧問團隊,今年3月底在《科學》(Science)雜誌上發表的研究報告[1]指出,推出可追蹤新冠病毒感染患者和密切接觸者的手機應用程式,在抗疫過程中能夠發揮極為關鍵的作用。

然而,不同的防疫程式也可能因為其不同的功能、編寫模式、數據運算能力、搜集行程數據的全面性和準確度、以至程式的普及程度等,而有所不同。若我們只依靠單一個應用程式,恐怕未能將大數據統一和結給、充份應用,為病毒源頭追蹤制定最高效的防疫計劃。

我認為香港可借鑑內地和海外城市的防疫數據管理經驗,探討如何將不同程式內的防疫數據互聯互通,例如容許用戶將手機內市建局「健康碼」程式的定位追蹤資料,與政府防疫程式內的室內場所行程紀錄,以至公共交通應用程式的乘搭紀錄等,化零為整,綜合儲存在用戶手機,在有需要時,用戶能夠一覽過去的行程紀錄,或將綜合的行程紀錄交予檢疫人員跟進,提升防範病毒散播和追蹤密切接觸者的能力。

經過大半年的抗疫,我感受到政府每一個崗位的同事,皆努力不懈、堅守崗位做好防疫、抗疫的工作,並不斷加強檢測和配套設施,推動防疫程式的應用和普及,協助市民加強自身的防疫能力;各界包括市建局亦積極配合和推動,協助減低病毒擴散的風險。

然而,應用程式始終只是一個防疫工具,即使它的功能不斷提升和擴大,由「半碼」的版本邁向「完全版」,主要的功能亦只是協助市民記錄出行及發出提示。我認為,要真正做到「官、商、民」同心抗疫,發揮香港版「健康碼」的成效,最重要的是市民高度合作和自律,既要養成記錄出行的習慣之餘,亦能在確診或成為密切接觸者的時候,主動申報,讓檢疫部門能即時追蹤病源,切斷感染鏈,這樣香港才可以打好這場抗疫持久戰,盡快走出疫境。

 

[1]Controlling coronavirus transmission using a mobile app to trace close proximity contacts, The Big Data Institute, University of Oxford(https://www.ox.ac.uk/news/2020-04-02-controlling-coronavirus-using-mobile-app-trace-close-proximity-contac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