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
Speech by URA Chairman, Mr Barry Cheung, at Friends of Caritas gathering (Chinese only)

很感謝明愛之友邀請我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公務經歷和感受。

回歸至今十五年,香港人經歷了很多事件。1998年金融風暴,2003年的沙士,近年喧鬧的政局,社會上示威不斷,最近一次特首選舉更加是風起雲湧。

我個人認為,這一系列社會現象,歸根究底,是香港的管理機制未能夠面對新挑戰。我個人認為要解決這些問題,答案是:

做對的事,把事做對。Do the right thing and do it right.

過去幾年,我最重要的兩項公職,是市區重建局主席和CY競選辦主席。我担任市建局主席有差不多五年,而當CY競選辦主席前後有幾個月。這兩份公職對我個人來說,有很多得體驗和甜酸苦辣,可以和大家分享。

先講市區重建。

「做對的事」

我是在2007年開始担任市建局主席的,一做已經五年,我上任第一個難題是利東街事件。

當年社會上有一種意見,認為市建局是一部推土機,為了地產利益和利潤,推毀集體回憶。

我深入反思過市區重建局的使命,當時在市建局年報上,市建局的核心使命是:

「加速重建發展,去舊立新;

  促進復修殘破舊樓宇;

  更新舊區,促進經濟。」

我認為這幾條使命抓不住重點。市區重建的最重要使命,是協助十多萬困在蝸居的市民,改善居住環境。

我上任之後把這項工作列為市建局第一優先。市建局的mission不單是改善舊區的硬件,而是改善居民的居住環境。

我認為任何機構,必需先搞清楚機構的核心使命,找出最重要問題,才能建立機構的工作原則、使命和文化。

大家不要以為機構使命(mission statement)只是貼在牆上的口號,這是整個機構的靈魂。這是我信念的第一部份 - 「做對的事」Do the right thing。如果市建局的使命只是供應土地和賺取利潤,這大可由市場去做。

市建局的核心使命是有針對性的,我們在這方面做了大量研究。現時市區有4,000多幢50年以上的舊樓,其中3,000幢屬於殘破失修,居住於這些殘樓的有11萬戶居住。他們的家,是劏房、籠屋、棺材屋,他們是社會上最無助的一群。

「把事做對」

搞清楚「做對的事」是甚麼,下一步是要「把事做對」。

我把全市建局的注意力,聚集到「改善居民環境」這一點。這不能只說不造,要用行動去落實。對於一些投資者、釘王,我們的態度是依法賠償,他們越惡,我們企得越穩,但對於一些弱勢社群,就要靈活變通, 伸出援手,不能按章辦事。

市區重建雖然會幫助很多人,但總不能令所有人完全滿意。過去十年,市區重建出現了三大爭議,包括保育與發展的爭議;重建方式的爭議和補償方式的爭議。

廣泛聆聽

我覺得公營機構不能堅持自己是在做對的事,使「掩上」耳仔,我行我素。2008年,發展局長Carrie和我商議,進行一次徹底和大規模的市區重建政策檢討。我不但同意,還答應提供所有資源和人力物力。

市區重建策略檢討,我個人認為是過去五年香港最成功的一次公眾參與活動。為了讓沉默的大多數發聲,聽取市民、專家、傳媒、議員、業主、租戶甚至商界意見,這次政策檢討有充分的準備。

首先,是進行予全港舊樓情況的科學調查,充份掌握舊區老化的現況;第二,是考察其他亞洲城市的經驗;第三,是就市區重建的各個熱點,例如:補償方式;社工角色等,邀請有公信力的學者做獨立研究。這些準備工作,有助  公眾進行informed debate。

檢討的第二個原則,是要有獨立性,不能由政府或市建局去推動。發展局因此成立了一個由獨立人士組成的委員會,委員會內有批評市建局最狠的社會人士,務求保持檢討的公正。

有了研究,有了有公信力的推動架構,這次檢討共舉行了近一百場聚焦小組,專題討論和社區討論大會,我們甚至資助七個區議會,去進行獨立的研究,了解每個地區對市區更新的訴求。

這些討論文件和報告,最後經過反覆討論,達成共識,寫入了新的市區重建策略。

市建局並在新策略出台六個月內,落實所有新的政策,包括推出業主自主重建方案,和推出樓換樓的補償方式。

高透明度

單單做對的事,把事做對還未足夠,我認為還要保持決策的高透明度,讓公眾了解我們的決策。因此,我在每次董事會會議後,都會舉行記者會,公佈市建局的決策,也會不時直接落區,去接觸被市區重建影響的居民。

確立使命、實踐使命、廣泛聆聽、高透明度四管齊下之後,我感覺到社會對市區重建工作的觀感有明顯改變

分享競選辦的工作體驗

去年年底,梁振英先生邀請我協助他競選,担任競選辦主席,我也把我一向信奉的公共服務原則,在整個競選活動中貫徹。

我記得競選辦初次開會,CY就表明所有參與競選工作的人員,目標是做大事,而不是做大官;我們要做的大事,就是要解決香港多年來累積的社會問題,特別是基層問題。

核心問題

香港的GDP近年平均增長3 %,但基層沒有受惠。香港的精英階層認為,只要香港的經濟有增長,財富自然會有滴漏效應,令基層得益。可惜,過去十年,這個情況沒有出現。反而出現富者越富、貧者越貧的現像。最明顯的,就是住屋問題惡化。香港經濟越增長,越多人住劏房,甚至在工廈非法劏房。這證明香港經濟沒有出現滴漏效應。這不能單靠市場去調節,而需要政府介入。我個人雖然相信市場力量,但全世界沒有一個百分之百的自由經濟。

全民寫政綱

確立了核心問題之後, 下一步就是廣泛聆聽。我們的策略是全民參與寫政綱。我們競選辦同事在準備政綱時,非常注重這一點。經濟發展  必須惠及700萬人,而不只是一兩個界別。我們因此確立了全民參與的競選策略。競選辦認為這次不是一個1,200人的選舉,而是700萬人的選舉。在制度層面,今次特首選舉只有1,200個選委有票,但我們決心要把這次辦成全民參與的選舉。沒有票的市民,也應知道CY的理念,也要發聲,讓700萬人影響1,200人的投票取態。

我想,這就是「做對的事」。全民參與成為整個舉辦選舉的主軸, CY的民調也一直走高。我們頻密落區,聽市民的觀點。

高透明度的競選

整個競選過程,我們保持高透明度。每次有不實的批評或攻擊,我們的做法是立即公開所有資料,並出來向傳媒和公眾解釋。有時甚至到了傳媒問到攰才散會。

總結

市建局和競選辦的工作,當然少不免會有苦有樂。有些不滿意市區重建的人士,在去年有整整一個月,每日在市建局樓下張貼咗一張我嘅大頭相(九呎x九呎)抗議我們的安置政策。

在參與競選初期,更有些以前公務上的朋友,因為不看好CY選情,在社交場合見面也刻意迴避。

不過,我深信從事公務, 「做對的事,把事做對」Do the right thing and do it right是面對社會挑戰的最實事求事的態度。

現在競選已經完畢,市區重建策略亦已經推出。我個人仍然會用「做對的事,把事做對」這把呎,去監察未來的新政府,去帶領市建局的工作。無論個中有甚麼酸甜苦辣, 不坊坦然面對。

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