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内容

细味人情

维修师傅退而不休 义助旧区街坊修葺家居

螺丝批,有!士巴拿,有!廿磅电钻,都有!两位年届60多岁的退休维修师傅余悦湛和蒋金财,有逾40年的专业水电维修经验,他们不但视维修为终身职业,现在就连退休生活都离不开维修,不时「全副武装」落区,义务协助旧区居民检查及维修家居。

今年6月,市建局伙拍社区团体,在九龙城区开展为期半年的「『守望相助』家居维修计划」,为居住在九龙城区的基层家庭及长者,提供免费的家居维修服务,以改善他们的居住环境,亦让定期进行家居维修保养的意识更加「入屋」。截至今年11月中,市建局共接获132宗维修个案,当中有122宗已完成维修,其中超过一半受惠人士是区内的独居长者及「双独老」,亦有约一成个案为在市建局重建项目内的居住的家庭。

今次计划招募了60名九龙区的居民担任家居维修大使及义务维修师傅,并为他们提供家访及沟通技巧训练,各维修大使不单在区内宣传这项计划,还定期上门探访有家居维修需要的居民,以安排维修师傅跟进家居检查及维修。余师傅和蒋师傅就是其中两名参与计划的义务维修师傅,诸如更换门铰、修理电掣、水喉等家居维修工程,由买料到上门检查及维修,皆由维修师傅全部一手包办。

每个居民个案均会由两名维修师傅上门检查及修葺,并按个案实际情况,决定缓急先后的次序去处理,每宗维修个案平均约花两小时。余师傅表示,有些个案是师傅上门检查后,才发现其实还有更多地方需要维修,所需的时间会较长,平均每日大约可处理2至5宗维修个案不等,当中主要涉及更换破损的水喉、洗手盆及厕所水箱、维修电力及照明装置,和修补室内单位的石屎等。

每次出动维修,义务维修师傅左手拿着工具箱、右手拖着载有20磅电钻的行李箱,在旧楼陡斜的楼梯拾级而上到需要维修的单位,完成维修后,他们总会大汗淋漓。但蒋师傅说:「虽然每次维修要行7至10层楼梯,但我们都不觉辛苦,能够帮到人就好开心,更可以练到脚骨力。」

这日,余师傅和蒋师傅来到有54年楼龄、曾参与「楼宇更新大行动」并已于2012年完成楼宇复修的土瓜湾安居楼,协助85岁的独居长者刘婆婆维修厨房横梁。刘婆婆忆述,一个月前厨房横梁出现石屎剥落,「有两大块石屎掉了下来,幸好当时我不是在煮饭,否则就被石屎打中扑穿头。」由于石屎剥落的情况严重,经大厦管业处及区议员的转介,刘婆婆参加了市建局的家居维修计划,得到义务维修师傅出手相助,「平日屋企的光管坏了,我自己都无能力更换,如果今次无维修师傅帮忙修理,我一个人都不知怎办。」

蒋师傅检查过厨房横梁的情况,从横梁外露的钢筋出现锈蚀所见,发现因单位内渗水多年,导致钢筋发胀,令横梁的墙身爆裂、石屎剥落,「现时最逼切的是我们先移除表面松脱的石屎,避免再有石屎掉下,危及婆婆的安全,之后会髹油、重铺石屎及批荡,估计最少要三日才能完成工程。」他又说,这类修补石屎的维修工程费用,市价大约是五、六千元,对长者业主来说是费用不菲,「所以每次家居维修,我们都一定会尽力『抢救』,但无奈有些个案损坏的情况太严重,我们都没办法维修。」

URA phot_1蒋师傅先移除横梁表面松脱的石屎,避免再有石屎掉下危及刘婆婆的安全。

URA photo_2厨房横梁石屎严重剥落,义务维修师傅估计需时数日才能完成「抢救」。

现时市区不少旧楼已参与「楼宇更新大行动」及「楼宇维修综合支援计划」,并完成大厦公用地方的楼宇复修,但公用地方的楼面大约只占大厦总楼面的四分一,余下四分三属于单位室内面积,故此推广业主进行单位室内的维修保养,同样重要。不过,旧区业主普遍忽略家居室内维修保养的重要性,有不少长者业主对单位内的维修感到困扰。

余师傅坦言,旧区长者平日难找师傅上门维修,普通换个电掣或插苏,收费不多,加上唐楼要行楼梯,坊间有很多师傅都不大愿意上门维修,甚至索价甚高,往往令长者对维修却步,「我在土瓜湾住了45年,本身对这个社区好有感情,看到长者因家中的电灯泡坏掉,却找不到人帮忙,所以我能够出少少力、运用自身的维修专业,帮助解决家居维修问题,只是举手之劳,但皆大欢喜,令我感到很满足。」

早前维修师傅协助居住在黄埔唐楼的独居长者周女士,修理电灯和厕所水箱,余师傅和蒋师傅最近再度上门探望她,跟进维修后的情况,以及与她分享家居保养的经验心得。平日家居维修需要找「外援」的周女士说,只是一、两项小型家居维修,坊间的师傅一般都不会上门维修,因此她总要集齐数个维修项目,才能找师傅上门维修,「由于我的左手受伤,厕所的灯和水箱损坏,师傅很快就上门维修,更帮忙检查电箱,确保家居安全,加上今次的维修计划是由市建局推行,由持牌的维修师傅上门维修,令我感到很安全和放心。」

URA photo_3余师傅(左一)和蒋师傅(中)再度上门探望周女士,跟进家居维修后的情况。

URA photo_4除了更换光管,余师傅更进一步协助周女士检查家中的电箱,确保家居安全。

连月来马不停蹄上门维修,蒋师傅分享,最难忘是看到一些劏房单位出现损坏,业主往往不肯协助维修,令劏房租户的居住环境更恶劣。他说,曾处理一家三口的劏房租户个案,由于劏房内没有分开咸淡水,全屋用食水冲厕,再加上水箱损坏出现漏水,令每月水费高达九百多元甚至过千元,加重他们日常生活开支的负担,「在更换水掣、水龙头和水箱零件后,该劏房户终于可用咸水冲厕,立刻大大节省水费,所悭得的钱亦可用来买补充练习给孩子。」

蒋师傅亦笑言,维修服务不但帮助居民解决家居维修的问题,亦增进了义工们与街坊邻里的关系,「现时与街坊更熟络,有次出街偶遇曾帮助维修家居的家庭,他们不停跟我握手、点头道谢,这种快乐是我最大的收获。」

有见第一期的九龙城家居维修计划反应良好,而区内维修需求甚殷,市建局将筹备推展新一轮的家居维修计划,延续区内的家居维修服务。除了九龙城区,今年8月市建局亦在深水埗区伙拍社区团体,推行为期9个月的免费家居维修服务,协助大约120户深水埗区、特别是居住在恶劣环境的居民修葺家居,进一步提高家居维修的意识及重要性。市建局期望一步步扩大家居维修计划的服务区域,令计划惠及更多旧区居民,「从外到内」改善旧区居民的居住环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