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市建局主席張震遠出席香港科技大學EMBA畢業禮演辭

徐岩教授、史維教授、鄭國漢教授、各位EMBA畢業同學,

非常感謝香港科技大學EMBA課程的邀請,讓我參加各位的畢業禮。

我知道大部份畢業同學,都來自內地企業的管理層。我相信科大的EMBA課程,能夠拓展你們的國際視野,增強你們的管理專業能力,為你們的企業,為國家的未來,提供新的發展動力。

今天,我希望跟各位談談香港可以為各位的企業,帶來那些幫助。

香港競爭力全球第一

今年五月,瑞士洛桑學院發表了2012年世界競爭力年報,香港連續第二年成為全世界最具競爭力的經濟體系。

香港的競爭力排名世界第一,不單在於我們的營商效率,最重要的是香港的體制優勢(institutional advantages)。這個體制優勢,在以下五方面體現:

1)      是香港的資金、貨物、人才和訊息, 完全可以自由流動;

2)      是香港的政府和管治架構非常開放和透明;

3)      是香港極為重視法治,保障每一個市民和企業的合法權利;

4)      是香港已成為服務導向型經濟,服務業佔香港GDP九成,是全世界服務業佔GDP最高的經濟體系,匯聚了大批世界各地的專業和服務人才;

5)      是香港建立了反貪污的文化、傳統和機制。雖然最近香港有高級官員牽涉貪污事件,但香港的廉政公署已依法展開調查。在香港,無論你官有多大,只要貪污犯法,絕逃不過監察。

由於香港具備以上的體制和營商優勢,加上背靠內地,以香港作為基地的跨國公司,已由回歸初期1998年的2,449家,增加五成達到2011年底的3,752家,增加了百份之五十。在座同學的企業,或者有些已經在香港設立了基地。

香港優勢

這些在香港設立基地的跨國公司,在香港進行的都是增值最高的企業活動。跨國公司以香港作為企業管理總部的,佔83%;以香港作為融資、財務、銷售中心的佔8成以上。相比起來,這些跨國企業在內地進行高增值業務的比率,只有約二成。形象一點來說,香港就是跨國公司的決策中心、財務中心和銷售中心也是內地企業在境外最大的籌資中心。

我本人是香港商品交易所的主席,也是俄羅斯鋁業的主席。從商界的角度來看,亞洲沒有比香港更理想作為業務基地的城市。

我在香港亦担任一些公共職務,例如市區重建局主席。從公共管理的角度來看,我認為香港的公共服務體制,也是亞洲各個經濟體系中最良好的。

各位畢業同學應該已經對香港的經濟情況有一定的認識。在商言商,做生意有三大考慮因素:一是資金,二是市場,三是管理。你們的企業要籌措資金,向目標市場發展,強化企業管理,香港都是毫無疑問的首選。

科大EMBA課程的同事特別囑咐我,希望我在演講裏多講一點香港的營商優勢,把香港推薦給在座的老總。我想這方面的任務我已超額完成了。我個人的宗旨,不會只講優勢,也會講問題和挑戰,因為一個硬幣總有兩面。要來香港拓展業務,是一個企業的重大決定,我有義務向各位介紹一下香港在政治社會方面的一些情況,讓各位作出決定之前,多一點參考。

香港的挑戰

回歸至今十五年,香港人經歷了很多事件。1998年金融風暴,2003年的沙士,近年喧鬧的政局,社會上示威不斷,最近一次特首選舉更加是風起雲湧。香港每一個星期天都有示威上訪,大政策固然有爭議,小政策也經常引起爭端,這種情况, 往往引起內地商界朋友的關心。有些內地企業的朋友告訴我,香港似乎每天都在爭拗,他們對來香港發展有些疑慮,認為香港的管治失效。

我担任市建局主席,常常要接待一些內地的官員,交流市區重建經驗。我最深印象一次是跟某位省市的第一把手交流之後,他在電梯裏跟我說:「張主席,香港的公營部門的確很透明公平,但效率實在比不上內地。」

在公共決策方面亞洲有些城市可能比香港快。我在內地考察時,發現內地某個城市進行更新改造,動遷居民,竟然只用了48天。香港的動遷項目,要用上三至四年讓居民發表意見,讓居民挑選合適的公共房屋,還要照顧小商販的生計。

是的,香港公共決策效率,可能在時間上比不上一些亞洲城市,但我們的過程,重視程序正義(procedural justice),開始是比較慢,但因為程序公正,各種不同意見有公平的程序處理,到了後期阻礙少,總體的社會成本低。

各位試想想,你們的企業在香港落戶後,會得到法律保障。有甚麼糾紛,可以依法解決,你們更可以依法把香港政府告上法庭,保障你們的企業。這解釋了最近十年,外國企業家為甚麼絡繹不絕進駐香港,開拓亞洲和國際市場。

新的特區政府: 做對的事  把事做對

企業家到一個城市發展,不但要知道當地的經濟特掂, 也一定要明白這個城市的政策和施政風格。過去半年,我參加了梁振英先生的選舉工作,通過零距離的觀察,我對梁先生的施政目標和風格,有切身的感受,希望和各位分享一下,希望能對各位考慮是否來港發展,提供多一些資料。

香港是一個多元化的社會,我們的核心價值是法治、人權、自由。有些人說,香港因為還沒有完全的民主,因此政府管治的認受性(legitimacy)不高。我個人認為,香港雖然還有五年才有民選的特首,但只要政府能把握香港發展的大方向,急民之所急,直接聽取民意,把事做對,一定能夠得到市民的支持。這樣的政府雖然不是由七百萬人一人一票選出來,但一定能夠得到大多數市民的擁護。

我過去半年的體驗,是梁振英先生的政府會「做對的事,把事做對。」(Do the right thing and do it right)

甚麼是對的事呢?過去十年, 香港的GDP平均增長超過3%。有一些人說,只要把經濟的餅造大,財富會產生的破滴漏效應,令基層得益。可惜,過去十年,這個情況沒有出現。反而出現富者越富、貧者越貧的現像。最明顯的,就是住屋問題惡化。香港經濟越增長,居住情况越差。

在一個人均GDP已達到全球十大以內的城市,很多市民仍然住在一些比第三世界還不如的小單間裏面,有些人住在用鐵絲網建成的籠屋,有些是一家四口住在一個不到10平方米的小單間,孩子們溫習只能窩在床上。這些城市中的立體貧民窟,一直在增加。

來屆新政府首要處理的,就是香港的民生問題,特別是住房問題、基層生活問題,只要這個重點抓對了,香港才能上下一心去拼經濟,這就是新政府要做對的事。 

做對的事還要把事做對,不能因為以為自己做的事對,就掩上耳朵,閉目前行。

過去幾乎個月的競選辦工作,我觀察到梁先生是一個很在意要把事情做對的人。要把事情做對,先是要了解民意,用內地的用語,是要走入羣眾。梁先生在競選期間,頻繁的走到香港各個地區聽取民意,很多「落區」的活動,更完全沒有通知傳媒,因為聽取民意不是鏡頭前的表演,他只是拿著筆記本,便和競選辦的同事直接走到群眾裏去。通過這個過程,他和全香港市民一起制定了他的政綱,成功爭取了市民的支持,把市民的支持轉化成1,200人的選票。

除了走入群眾,聽取民意,制定政綱之外,他還採取了高透明度的方式去競選。競選期間出現了很多攻擊,他都會立即走出來,面對傳媒和公眾,一直站在那處讓記者提問,有時甚至記者已經滿意答案,他還反過來問記者還有沒有問題。高透明度,不單是選舉策略,我相信也是未來新政府的施政風格。

做對的事,把事做對。是管理的最重要原則。政府如是,企業亦如是。香港是亞洲最好的經濟平台。未來五年,香港的新政府會做對的事,也會把事做對。各位內地企業的老總,我希望你們畢業後第一件要考慮的事,是盡快來香港設立業務基地,利用香港拓展你們的事業,做福企業,做福國家。 

謝謝各位!

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