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細味人情

維修師傅退而不休 義助舊區街坊修葺家居

螺絲批,有!士巴拿,有!廿磅電鑽,都有!兩位年屆60多歲的退休維修師傅余悅湛和蔣金財,有逾40年的專業水電維修經驗,他們不但視維修為終身職業,現在就連退休生活都離不開維修,不時「全副武裝」落區,義務協助舊區居民檢查及維修家居。

今年6月,市建局夥拍社區團體,在九龍城區開展為期半年的「『守望相助』家居維修計劃」,為居住在九龍城區的基層家庭及長者,提供免費的家居維修服務,以改善他們的居住環境,亦讓定期進行家居維修保養的意識更加「入屋」。截至今年11月中,市建局共接獲132宗維修個案,當中有122宗已完成維修,其中超過一半受惠人士是區內的獨居長者及「雙獨老」,亦有約一成個案為在市建局重建項目內的居住的家庭。

今次計劃招募了60名九龍區的居民擔任家居維修大使及義務維修師傅,並為他們提供家訪及溝通技巧訓練,各維修大使不單在區內宣傳這項計劃,還定期上門探訪有家居維修需要的居民,以安排維修師傅跟進家居檢查及維修。余師傅和蔣師傅就是其中兩名參與計劃的義務維修師傅,諸如更換門鉸、修理電掣、水喉等家居維修工程,由買料到上門檢查及維修,皆由維修師傅全部一手包辦。

每個居民個案均會由兩名維修師傅上門檢查及修葺,並按個案實際情況,決定緩急先後的次序去處理,每宗維修個案平均約花兩小時。余師傅表示,有些個案是師傅上門檢查後,才發現其實還有更多地方需要維修,所需的時間會較長,平均每日大約可處理2至5宗維修個案不等,當中主要涉及更換破損的水喉、洗手盆及廁所水箱、維修電力及照明裝置,和修補室內單位的石屎等。

每次出動維修,義務維修師傅左手拿着工具箱、右手拖着載有20磅電鑽的行李箱,在舊樓陡斜的樓梯拾級而上到需要維修的單位,完成維修後,他們總會大汗淋漓。但蔣師傅說:「雖然每次維修要行7至10層樓梯,但我們都不覺辛苦,能夠幫到人就好開心,更可以練到腳骨力。」

這日,余師傅和蔣師傅來到有54年樓齡、曾參與「樓宇更新大行動」並已於2012年完成樓宇復修的土瓜灣安居樓,協助85歲的獨居長者劉婆婆維修廚房橫樑。劉婆婆憶述,一個月前廚房橫樑出現石屎剝落,「有兩大塊石屎掉了下來,幸好當時我不是在煮飯,否則就被石屎打中扑穿頭。」由於石屎剝落的情況嚴重,經大廈管業處及區議員的轉介,劉婆婆參加了市建局的家居維修計劃,得到義務維修師傅出手相助,「平日屋企的光管壞了,我自己都無能力更換,如果今次無維修師傅幫忙修理,我一個人都不知怎辦。」

蔣師傅檢查過廚房橫樑的情況,從橫樑外露的鋼筋出現銹蝕所見,發現因單位內滲水多年,導致鋼筋發脹,令橫樑的牆身爆裂、石屎剝落,「現時最逼切的是我們先移除表面鬆脫的石屎,避免再有石屎掉下,危及婆婆的安全,之後會髹油、重鋪石屎及批盪,估計最少要三日才能完成工程。」他又說,這類修補石屎的維修工程費用,市價大約是五、六千元,對長者業主來說是費用不菲,「所以每次家居維修,我們都一定會盡力『搶救』,但無奈有些個案損壞的情況太嚴重,我們都沒辦法維修。」

URA photo_1蔣師傅先移除橫樑表面鬆脫的石屎,避免再有石屎掉下危及劉婆婆的安全。

URA photo_2廚房橫樑石屎嚴重剝落,義務維修師傅估計需時數日才能完成「搶救」。

現時市區不少舊樓已參與「樓宇更新大行動」及「樓宇維修綜合支援計劃」,並完成大廈公用地方的樓宇復修,但公用地方的樓面大約只佔大廈總樓面的四分一,餘下四分三屬於單位室內面積,故此推廣業主進行單位室內的維修保養,同樣重要。不過,舊區業主普遍忽略家居室內維修保養的重要性,有不少長者業主對單位內的維修感到困擾。

余師傅坦言,舊區長者平日難找師傅上門維修,普通換個電掣或插蘇,收費不多,加上唐樓要行樓梯,坊間有很多師傅都不大願意上門維修,甚至索價甚高,往往令長者對維修卻步,「我在土瓜灣住了45年,本身對這個社區好有感情,看到長者因家中的電燈泡壞掉,卻找不到人幫忙,所以我能夠出少少力、運用自身的維修專業,幫助解決家居維修問題,只是舉手之勞,但皆大歡喜,令我感到很滿足。」

早前維修師傅協助居住在黃埔唐樓的獨居長者周女士,修理電燈和廁所水箱,余師傅和蔣師傅最近再度上門探望她,跟進維修後的情況,以及與她分享家居保養的經驗心得。平日家居維修需要找「外援」的周女士說,只是一、兩項小型家居維修,坊間的師傅一般都不會上門維修,因此她總要集齊數個維修項目,才能找師傅上門維修,「由於我的左手受傷,廁所的燈和水箱損壞,師傅很快就上門維修,更幫忙檢查電箱,確保家居安全,加上今次的維修計劃是由市建局推行,由持牌的維修師傅上門維修,令我感到很安全和放心。」

URA photo_3余師傅(左一)和蔣師傅(中)再度上門探望周女士,跟進家居維修後的情況。

URA photo_4除了更換光管,余師傅更進一步協助周女士檢查家中的電箱,確保家居安全。

連月來馬不停蹄上門維修,蔣師傅分享,最難忘是看到一些劏房單位出現損壞,業主往往不肯協助維修,令劏房租戶的居住環境更惡劣。他說,曾處理一家三口的劏房租戶個案,由於劏房內沒有分開鹹淡水,全屋用食水沖廁,再加上水箱損壞出現漏水,令每月水費高達九百多元甚至過千元,加重他們日常生活開支的負擔,「在更換水掣、水龍頭和水箱零件後,該劏房戶終於可用鹹水沖廁,立刻大大節省水費,所慳得的錢亦可用來買補充練習給孩子。」

蔣師傅亦笑言,維修服務不但幫助居民解決家居維修的問題,亦增進了義工們與街坊鄰里的關係,「現時與街坊更熟絡,有次出街偶遇曾幫助維修家居的家庭,他們不停跟我握手、點頭道謝,這種快樂是我最大的收穫。」

有見第一期的九龍城家居維修計劃反應良好,而區內維修需求甚殷,市建局將籌備推展新一輪的家居維修計劃,延續區內的家居維修服務。除了九龍城區,今年8月市建局亦在深水埗區夥拍社區團體,推行為期9個月的免費家居維修服務,協助大約120戶深水埗區、特別是居住在惡劣環境的居民修葺家居,進一步提高家居維修的意識及重要性。市建局期望一步步擴大家居維修計劃的服務區域,令計劃惠及更多舊區居民,「從外到內」改善舊區居民的居住環境。